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又一个百亿规模私募暴雷 杭州金】 【“赚了11位数”跨界商人韦杰终于】 【中国空间站科创体验基地“落户”】 【杭州P2P金诚集团案情进展:冻结

“赚了11位数”跨界商人韦杰终于减持金诚控股公司半天暴跌63%

时间:2021-09-16 13:1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韦杰与金诚集团的大戏,犹如一出讲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荒诞剧。12月14日,韦杰位于港股的上市平台金诚控股半天大跌63%,盘后公告,这位集商人、作家、思想家、电影人,投资人的韦杰宣布转让其金诚控股股权,金诚的外墙,终于被扯下了一片金箔。 正如他作

  韦杰与金诚集团的大戏,犹如一出讲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荒诞剧。12月14日,韦杰位于港股的上市平台金诚控股半天大跌63%,盘后公告,这位集商人、作家、思想家、电影人,投资人的韦杰宣布转让其金诚控股股权,金诚的外墙,终于被扯下了一片金箔。

  正如他作家的名头一样,连金诚集团的公众号都是韦杰自己维护的,而在减持之前,韦杰在集团官方公众号撰文表示:“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在眼前。”

  12月14日,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盘中遭遇洗仓式神下跌,半天时间股价跌幅就高达63.86%。股价离奇跳水之下,当日午间,金诚控股公告称,公司拟于当日下午一时三十八分起短暂暂停买卖。截至停牌前,金诚控股收报0.60港元,一上午上市公司市值就蒸发了43亿港元。

  巧合的时,12月12日正是金诚控股母公司金诚集团10周年大庆的日子。当日,金诚集团董事长兼实控人韦杰在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撰文表示:“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在眼前。站在新的起点,我们重整旗鼓,再踏征程!”

  一边是口号喊得响亮,一边却是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半日暴跌63.86%之后,12月14日晚间,金诚控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于12月14日获得控股股东、执行董事兼主席韦杰告知,其于12月13日,将3350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83%)配售交易予相关独立第三方。交易完成后,韦杰持股比例降至74.11%。

  韦杰甫一减持,金诚控股旋即暴跌。从成交数量上看,应该是相关投资者争相踩踏出逃。12月14日仅半日时间就成交7576.8万股,换手率高达1.88%。而上一个交易日成交量仅为445万股,换手率也仅为0.11%。

  韦杰发表文章之际,金诚集团正面临全面停摆,风雨飘摇的艰难处境。据金诚集团透露,公司总募集资金存续规模约为130亿元。7月9日,金诚集团公告称,部分产品展期6-12个月。

  这立即引发投资者大规模维权,8月份,投资人们曾多次组团前往公司总部讨要说法,不过都失望而归。11月初,金诚集团再度被曝关联方私募基金产品无法赎回,引发大量投资人维权。

  除了私募基金无法按期兑付外,金诚集团投资的多个项目也被爆出停摆。比如2016年金诚集团签约的“金诚之星”总部基地项目。该项目工地虽有在动工,但项目一直未见有明显进展,被指是做表面文章。此外,金诚集团员工也大量遭到辞退。昔日号称上万人的员工团队,如今也离职大半。

  而金诚集团全面停摆的导火索,正是2018年4月份,浙江证监局对私募机构的专项检查。在这次检查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状况。而这5家公司,均为韦杰旗下以及金诚集团关联公司。

  2018年5月23日,浙江证监局称浙江金观诚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因而暂停起基金销售业务半年。

  结果半年后,浙江金观诚仍没有达标。11月23日,浙江证监局发布《关于暂不解除对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措施的通知》,决定暂不解除对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采取的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的监督管理措施。

  也就是说,浙江金观诚仍无法从事基金销售相关业务。事实上,基金销售是韦杰在整个集团布局中最重要的一环,这个渠道被掐断,相当于断了金诚集团的输血通道。

  韦杰是通过金诚财富控股了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又通过金诚实业、金控香港管理有限公司控制了6家私募平台。私募平台负责发产品,金观诚负责销售。由于私募基金的营销活动存在诸多限制,一旦离开金观诚这个销售渠道,私募平台想要快速大规模销售基金产品便是难上加难。

  而金诚集团旗下的私募产品,主要投资方向又是特色小镇这类存在明显期限错配的项目。即投资回报周期与私募产品周期不匹配。若是无法募集新的基金产品替代原有的到期基金,便容易导致兑付危机。

  据了解,金诚控股主要业务是于香港提供屋宇设备工程服务。不过,上市公司市值却与公司主业关系不大。此次暴跌之后,金诚控股动态适应力仍高达40.31倍,这对于一家传统行业企业来说,显然不同寻常。

  金诚控股原名雅骏控股,2015年12月,韦杰通过金城资产管理公司以7.35亿元收购该上市公司75%的股权,并于2016年4月将其更名为金城控股。2016年10月,金诚控股收购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上市公司资产投资业务的运行载体。2017年,公司转型特色小镇业务,宝明(香港)地产作为运行载体进行土地收购和物业开发。

  在这一系列资本运作中,金诚控股股价也涨势如虹。2015年12月,金城控股股价仅为0.22港元;2016年10月底,上市公司股价也已上涨至1.88港元;2017年11月,金城控股股价最高甚至飙升至4.24港元,较韦杰收购之前上涨了约18.27倍。

  韦杰通过旗下两家公司间接持有上市公司75%的股份,以4.24港元的价格计算,韦杰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价值128.41亿港元。减去7.35亿元(约和8.32亿港元)成本,彼时韦杰浮盈高达120.09亿港元。韦杰曾在公司一次会上转述一位券商人士的电话: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

  然而上述资本运作表面上很好看,既玩金融又干房地产,但是对公司业绩贡献却并不大。根据上市公司2018财年业绩显示,楼宇服务的合约收入6.3亿港元,收入占比84.3%;新业务投资及管理费收入1.17亿港元,收入占比15.6%;投资物业及租金刚计入收入分录,收入53.9万港元。可以看出,金诚控股传统业务仍是营收的大头。

  其实,投资者看重的,是金诚集团将其旗下金融类业务注入到上市公司的前景。资料显示,金诚集团号称拥有500亿元资产规模,是一家综合性现代城市发展集团,公司业务布局包括特色小镇、房地产、金融、酒店等。金诚控股为金诚集团旗下唯一一家港股上市平台,也因而成为港股少有的特色小镇概念股。

  根据金诚的自曝,金诚的酒店正常营业90天扭亏,120天盈利,30天内造出善集集市,找泰森和霍利菲尔德去拳击赛走穴等等。

  而作为控股过往市值的凭依,金诚控股炒作的是母公司金诚集团注入资产的预期,当金诚集团自身运营都遇到困难时,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就难以维持。有趣的时,韦杰12月12日还在宣称“现在的金诚,资源远比十年前丰富、团队远比十年前强大,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创造下一个更好的十年”。但是12月13日便开始减持上市公司股价,并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12月14日的闪崩。口中说的时“有信心”,实际行动却是打脸。

  短短几年间,韦杰打造出一个规模高达百亿的私募集团,又迅速在不到一年时间里,面临分崩离析的险境。或许,打败韦杰的,不是监管机构,而是金诚集团疯狂而无序的扩张。

  根据韦杰透露,他在创业之前是个律师。然而2007年,他又毅然注销了自己的律师资格证,结束了6年的律师生涯。

  查询资料后发现,韦杰的律师生涯存在诸多疑点。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资料显示,韦杰22岁时创立杭州光羽广告有限公司,当时为2003年。而根据他对外采访的口径,其于2001年就进入了浙江越翰林律师事务所。照此计算,韦杰于2001年就已经通过了司法考试,当时他才20岁。普通人刚开始上大学的年纪,韦杰已经是律师了。

  此外,在韦杰宣称的律师生涯时间段,他创立的多家公司都与法律行业无关。2005年,韦杰创立北京和润超凡电影发行放映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属于影视娱乐行业;2007年,韦杰杭州又成为了同业实业有限公司大股东。

  比如筹拍《美人鱼》,《西游伏妖篇》为活动题词,与周星驰私交甚笃,投资贾樟柯与廖凡的《江湖儿女》等,韦杰俨然是一位娱乐圈人物。

  2017年,韦杰又出了一本书《仿佛》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此后,80后的韦杰以作家、思想家,明星,商人自居,我们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冯唐降世。

  其实,金诚集团能够崛起,与韦杰冠以律师头衔一样,通过夸张的宣称来吸引客户投资。比如在今年年初,金诚集团召开2018地球文明会国际高峰论坛大幕。根据该公司宣传,该论坛聚集了多位诺奖获主,以及国内外各行各业的专家、顶尖智库,带来了一场有关文明融合以及文明与生态关系的思想盛宴。

  在这此地球文明会上,金诚集团设立了地球文明基金,为科研提供专项资金支持,2年内共投入100亿元。而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存续规模也只有约130亿元,这100亿元从何而来令人疑虑。

  实际上,这是金诚集团推广其特色小镇业务的一部分。其表示,金诚依托旗下汨罗、张家界、盱眙等59个特色小镇项目,为科研成果提供项目研究、实验基地。希望利用VR科技、物联网、智能家电,让科技改造、改进当前国内小城镇面貌。

  有趣的是,截至目前金诚集团签约的50多个特色小镇项目,只有3个处于正在运营状态。或许,不过是特色小镇还是地球文明基金,都是韦杰给投资人讲的故事。这些吸引眼球的热门概念,实质上都是为了提高金诚集团的信用可信度,吸引投资者购买私募基金产品。

  从私募平台融得资金,特色小镇业务基本上毫无进展。不过,韦杰旗下的资产,却越来越“膨胀”。除了拥有上市公司金诚控股外,韦杰还拥有两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和丽晶光电。

  这两家公司主营业务均为LED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他入主这两家公司的模式也极为相似,均是通过旗下公司认购定向增发股份成为控股股东,再逐步增持巩固控股地位。

  私募基金产品无法兑付,老板韦杰旗下资产却越来越多。韦杰头一天宣传“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在眼前”,第二天就开始减持上市公司股票。用夸张的宣传为自己,为公司增加可信度,但是投资人的信心总是有限的,当兑付危机愈演愈烈之际,韦杰又将如何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九龙印刷图库| 九龙图库开奖直播| 超准平特一肖大公开| 一点红香港马会官方网| 心水论坛高手资料大全| 香港开奖结果白小姐| 一马中特全年资料大全| 财神玄机资料幽默故事| 99957黄大仙一句特马诗| 诸葛亮神算8肖中特|